杜康九:

踏雪惊梦

【1.蔺苏蔺  

2.起太早的晨聊(撩) 

3.下文写的是第二版的文案的一部分……其实画到最后和一开始的构思都相去甚远。感谢Fitzk帮我看画感谢茶喵指点我排版和镶字

4.没了。】

  梗来自之前做的一个梦,和 诗经,和一位太太写的文里的一句话。

 

01.再等等,梅长苏对他说。

等?等何物。蔺晨问道。

一场雪。他答。

02.那雪何时来? 蔺晨的双手轻轻触碰着他的手,滑过一节一节的骨节,他突然想到了自己曾与某人双手紧紧相握,如同某年夏天,他在葱茏大树下,挖着深埋的酒坛,看到那在泥土地下相互缠绕的树根。

时机到时。梅长苏的手一路向下。

和你一样凉的? 他感到有什么落到了他唇上,恍惚得让他觉得是一片飘落的雪。

是,会把一块暖玉捂凉的。 

那真是不得了的雪啊。

两人相互抚摸着对方的脸颊和唇,就如同一场庄严的仪式,谨慎而又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渴慕,却又似是在确认某些两人都不曾点破的苦闷,都唯恐声音会如盛水的竹筒会压落古井水上漂浮的落叶,两人都不再言语,于是这一片过于飘渺的白中就真的连风声都没有了。

近在咫尺亲密却又疏远。相信而又相互揣测。

03.后来呢?等到雪了吗?

未曾。

遗憾啊。

些许。

嗯?

后来等到了其他的东西。

是什么?

那就要让无所不知的蔺少阁主猜猜看了。

猜三次?

猜一次。

这般吝啬,对得起梅宗主的名号吗?

哈,难道阁主还需要猜三次?

自然不用。

04.两人都醒得太早,铺着狐皮的床也温暖得让人觉得至身云端,喑哑又温吞的声音都像带了暖意,这么一句拖扯着一句,渐渐的也都敌不过倦意了。

陷入沉睡前,蔺晨心里想,一定要去看看那景色是否真如同某人所说那般美得勾人心思,等到两人一同醒来。

  等到两人一同醒来。

评论

热度(630)